【磁石Y2】殊途同归 第四章

第四章

慢慢悠悠,樱井终于安全晃回了家。

从自行车上落地的那一瞬间,樱井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头看到屋子里的灯光暗了,又松了一口气。

小心翼翼地把自行车停在了后院,本来想从后门进去的樱井发现后门被锁起来了,随后,客厅的光亮了起来。

大事不好。樱井的腿差点要打颤。

等又回到大门口的时候,门果然已经开了。

背着光,开门的人冷冷地看着樱井,过了好一会儿,那个人才侧身,让出一条道来。

樱井缓缓挪进家门,越过玄关,转身一个土下座。

 “抱歉没有提前说,”樱井涨红了耳朵,脸都不敢抬,“回来晚了非常抱歉。”

那个人没有说话,拍掉了他大衣上的雪花,把衣服挂好,转身给樱井盛了杯热茶,坐回沙发上。

“打工辛苦了。”樱井有点头晕,被这突然一声吓了一条,一抬头,那个人拍着身旁的座位,他走了过去。

“没关系,我撑得住的。”樱井端起茶杯暖手,把它递给了旁边那个人,宽慰道:“我可是一直都想要打工的,所以现在的状况对我来说一点都不勉强。”

看着那人脸上的纹路在短短几个月中越来越深,樱井心里一酸:“他们睡了吧,妈妈应该多向他学习,该睡睡,该吃吃,很多事情我们再担心也是没用的啊。”

“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樱井妈妈看着儿子每天顶着黑眼圈出门,心里总是难受的,“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,我每天都在想着你爸爸被带走之后过得怎么样,听说东京很多警局的人性格都很差劲啊,他吃得怎么样,现在都开始又开始下雪了,以往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准备冬歇的旅行了。如果他还在的话,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

樱井发现她眼睛已经红了一圈,握住她的手,试着转移话题:“便利店的那份工作已经没有在做了,现在在一家西餐厅,工作轻松,还有很多机会见到外国人,礼仪方面的我本来就做得很好,小费也很高。要不过几天不我们带上小鬼一起在个地方吃饭吧。他肯定也在担心我们过得怎么样,要是回来发现妈妈你瘦了这么多,到时候要被打得掉肉的就可是我了。”

妈妈的眼圈越来越红,紧张得樱井酒气直往上冒,总之自己的确是不会安慰女性啦,从父亲朋友的女儿到自己的妈妈,面对女性就蒙逼的樱井刮着脑海想办法。

“啊,大晚上还不放你去睡觉,非要让你听我说话,这真是我这个妈妈的不周到啊。”还是妈妈先开了口,“难得明天是星期六,我也好好放松一下。”

妈妈起身,翻出了醒酒药,又倒了杯水,递给樱井:“吃了再睡吧。明天还要打工么?难得有机会休息一下。”

樱井吞了药片之后涩得咂了咂舌,脑子还算清醒的想起来周六的惯例:“打工晚上去,我可以一直睡到中午,然后去给另外一个小鬼补课。”

“反正明天我就不管你了。晚安。”妈妈揉了揉樱井的脑袋,给了一个他最熟悉的笑容。

清洁后,樱井很快地回到了房间,上上闹钟,翻出明天要穿的衣服,装好包,打算明天能最后睡到几点,就绝不提前起床。

樱井一头栽在床上,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。

周围已经寂静下来了,但樱井脑子里的思绪在酒精的刺激下愈发奔腾。

爸爸是被当着自己的面带走的,自己站在一堆调查官之间是一个大写的蒙蔽。

当房子里的人都走了之后,樱井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,好在妈妈这时候不在家。

关上门,然后脑子里想着要怎么和弟弟妹妹解释今年的北海道旅行要取消了。

妈妈在学校就听到了消息,靠着最后一点点理智撑着回了家,然后就陷入了一种非常糟糕的状态,那时候倒真是急坏了樱井家的孩子们。

樱井妈妈倒不是真的接受不了突发情况,只是默默在心里把前后的琐事打理干净,然后计算着如何最大程度地保障孩子们的日常生活。

人在真正麻烦到来的时候反而是最冷静的时候,恐惧、担忧、烦恼甚至疼痛,都顺着反射弧拥塞在大脑里,只给应急措施留下畅通的道路。

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往往不是最难过的时候,那时大家都有一种冲进,或者说是盲目的勇气,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在考虑其他的东西了。

那时的妈妈用少见的强硬形象应付了所有的亲戚和朋友。也许正是看到妈妈的那种状态,樱井才每次在便利店站到凌晨四点的时候还没有想过放弃。

樱井一直都没有睡着,转头在被子里摸索着手表,拿出来一看,果然已经过去很久了。不过才三点,比起原来快五点才能回到家,现在感觉可以任性的睡一觉了。

外面的雪大概开始下大了,冷风钻过窗缝直溜溜地刮在樱井的鼻子上,已经被睡意填满的樱井懒得再做什么动作。

在意识即将模糊的前一秒,樱井想起来的是今天那个擦着自己鼻头过去的棒球。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福三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